多管齐下抗战 胃癌末期延存活

多管齐下抗战 胃癌末期延存活 忽略徵状——不少胃癌患者以为胃痛、腹胀、消瘦等徵状只是一般身体问题,错过治疗最佳时机。(图︰[email protected],设计图片)多管齐下抗战 胃癌末期延存活 早中期或可根治——胃癌在香港每年有接近1200个新症,死亡个案亦接近700,而早、中期患者可透过手术、化疗或电疗,以根治为目标。( 图︰[email protected]) 多管齐下抗战 胃癌末期延存活 多管齐下抗战 胃癌末期延存活 prev next

新趋势:手术+多线化疗+标靶药

编按:晚期癌症患者及其家人要面对的问题,很多时不单是病患本身,更因为治疗选择相对较少,副作用大,经常会挣扎应不应该接受。但随着医疗科技进步,存活率已比以往延长了不少,为病人带来新希望。

■个案

78岁患末期胃癌 3年后精神依旧

2014年圣诞前夕,78岁的伯伯确诊末期胃癌,是他当医科教授的小儿子先拿报告来找我。由于都是医学内行,早已对病情心中有数,所以再三交代务必以纾缓为主,以平常心去看待生命长短;但假若有合适抗癌治疗,还是愿意试试。

不少癌症患者,也有伯伯和他儿子相似的考虑和挣扎,一旦诊断出末期癌症,都会担心治疗太辛苦太难受,担心身体捱不住,宁可选择较保守的纾缓治疗;但另一方面,又想试试一些合适治疗,希望活得好一点,活得长一点。

伯伯确诊时,癌细胞已扩散至多处淋巴,最初以为治疗选择不多,庆幸过去十年末期胃癌治疗进步显着,他接受了纾缓性胃切除手术,接着也用过多线化疗、标靶药;其间又经历骨转移肝转移,电疗、手术加起来也做过了四五次……

转眼2017年圣诞,伯伯精神依旧,一星期三次麻将耍乐,一级级走上在二楼的私人会所,每次必玩上六七小时,比起我处方的治疗更有规律。这次回来覆诊,伯母投诉的是伯伯前天打了7小时麻将而不休息……我心安矣!

不能根治≠不能医治

胃癌是全球第五最常见癌症,每年约有100万新症,超过七成患者在发展中国家,差不多一半个案发生于东亚地区,主要是中国;死亡人数更是全球第三,仅次于肺癌肠癌。根据香港癌症资料统计中心报告,胃癌乃香港十大癌症之一,2015年常见癌症中排名第六,每年有接近1200个新症,死亡个案接近700。烟、酒、腌製食物及幽门螺旋菌为致癌元兇,也有极少数属于家族遗传。偶有胃癌患者毫无徵兆,更多是因胃痛、腹胀、内出血、吞嚥困难、消瘦等徵状求医。早期胃癌主要以手术治疗,中期患者要加上化疗或电疗等辅助治疗。早、中期患者治疗目标均为根治。

末期胃癌,癌细胞已转移至其他器官,以致不能靠当今医学技术根治,2005年的数据显示存活中位数不足一年。回想笔者2005年毕业之时,末期胃癌标準治疗只有一两种化疗药物,毒性高疗效低。犹幸末期胃癌的治疗在过去十年间进步显着,不能根治实在不等同于不能医治!

个人化治疗 减副作用

现在第一线治疗已有个人化考虑,肿瘤若为HER2+(阳性),标準应考虑在化疗基础上,加上抑制HER2蛋白过度表现的标靶药曲妥珠单抗(Trastuzumab),此药有效缓解病情,延长寿命,但不适合有严重心衰竭的病人。不过,末期胃癌病人当中只有六分之一的病人为HER2+。

至于HER2-(阴性)病人则主要用化疗,以铂类和氟尿嘧啶类药物为主。铂类也分顺铂、卡铂和草酸铂;氟尿嘧啶亦有5FU、卡培他滨(Capecitabine)和S1等,效果相若但服用方法、毒性各异,选择起来比挑选标靶药更花心思和功力,也要看病人体质和意愿。

一般来说,年纪较大或身体较虚弱的病人,医生大多会选口服化疗和疗程周期较长、覆诊次数较少的方案,有需要时更会相应减少剂量以提高耐受性,减少副作用。

大约四至六成病人会受惠于一线治疗,其余一线治疗效果欠佳的病人便要考虑二线或其他治疗方案。二线化疗以单药化疗为主,常用的有紫杉醇类及伊立替康(Irinotecan),有助控制病情和维持病人的生活质素,耐受性较高,但两者都会引致脱髮及骨髓抑制,增加感染和出血风险等化疗常见副作用。雷莫芦单抗(Ramucirumab)是新一类的标靶药,用于阻截癌细胞血管生成;于二线治疗单用或配合紫杉醇均有数据支持,不过有严重心血管疾病或刚接受完大手术的病人都不适合。

免疫治疗尚待成熟

免疫治疗是癌症治疗新贵,原理在于增强自身免疫细胞对癌细胞的识别和刬除。虽然有证据显示免疫治疗可控制部分标準治疗无效的末期胃癌,可是现阶段对筛选合适病人还在摸索阶段,与化疗或电疗的最佳配搭还未定位,因此免疫治疗在胃癌的数据尚未完全成熟,有待进一步的临牀研究发挥其最大效用。另外,基因排序侦测癌细胞病变机理,再对「变」下药也是未来科研大方向,有望将今天之不治变成明天的可治!

化疗、标靶治疗、免疫治疗及基因突变相关治疗,都是这几年间胃癌治疗的进展里程,还有未详述的立体定向电疗及癌症手术的最新发展,大大增加了末期胃癌病人的治疗选择。特别是伯伯这类过往被传统化疗拒诸门外的年老病人,现在都能受惠科研发展的成果!话虽如此,81岁始终不是18岁,伯伯偶有治疗不适之时,仍需时刻警惕,留意任何需要停止现正接受中的治疗的信号。